老旧小区停车矛盾频发 北京一小区用新办法解决 -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2 "/>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国际网络新闻 >

老旧小区停车矛盾频发 北京一小区用新办法解决

点击:10516
  

  老旧小区停车矛盾频发 看看这个社区是怎么治理的
  光中小院新办法解决老难题

光中小院如今人车分流,居民私装的地锁全部拆除,停车秩序井然。

  未整治前,楼前地锁林立。

  光中小院在哪儿?查询任何版本的电子地图,答案都是“抱歉未找到”,这地方大约只有东大桥沿线的居民门儿清。所谓光中小院,是东大桥27号楼、甲27楼等7栋老居民楼整合出的新小区。去年,住在这里的居民向市信访办反映了楼前停车问题,停车环境拥挤、地锁林立是主要矛盾。属地朝外街道办事处接诉即办,居民一个诉求电话,如今停车问题解决了,街道举一反三,楼前绿化、环境卫生状况也随之大有提升。这些老楼如何实现的蜕变?记者探访后发现,这里面既离不开党建引领,又与居民们共商共治密切相关。

  变化 老旧小区终于焕新颜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了光中小院,大门前电子拦车杆、探头、门前禁停标识一应俱全。进了楼院,私家车虽多,却不拥挤。沿着消防通道两侧,一边是横平竖直的停车位,一边是居民们休闲纳凉的场所,楼院里,老人们手持蒲扇,正在悠闲地聊着天。记者来时刚下了一场小雨,雨后的光中小院别有一番雅致,嫩绿满眼可见,黄杨环抱之中,一片鸡冠草刚刚发了嫩芽。

  转了一圈,时候不早,随着晚高峰临近,进出小区的车辆多了起来,按照路面所示的行车标识,小区北门进车,南门出车,院子不大,内部交通微循环却很通畅。除了南北门,院子还设有其他两个小门,居民步行进出走小门,人车分流互不交集。

  “我们这个院子都是靠我们自己来管的。”大门前,正在岗亭里值守的几位大爷大妈自豪地说,去年这里的叫法还是东大桥27号楼、33号楼等,其实都是“单摆浮搁”的老楼,老旧小区的通病在这里都能看见,后来,经过一系列治理,现在这里整合成了一个整体的楼院,光中小院就是它的“小名”,虽然没有物业管理,居民自治也能让小院变得井井有条。

  探因 小院变美全靠整体规划

  “去年可不这样,车都堵到单元门口了,进出楼门大包小裹要举在头上才能挤过去。”居民们说,去年,东大桥27号楼、甲27楼、33号楼等居民楼前地锁林立,加上缺乏停车管理,外来车辆也不断停到各个楼前,拥挤、混乱程度可想而知。老人担心被车碰到,孩子经常被地锁绊倒,就这样,居民的诉求电话打给了市信访办,希望地锁问题能得到解决。

  去年9月,朝外街道芳草地社区党委书记李萍刚刚上任,她几乎是和居民诉求前后脚到的,解决小区地锁问题,成为李萍书记上任后关注的头等大事。李萍曾在街道综治办工作多年,丰富的一线经验告诉她,解决地锁问题,不能“指哪打哪”,只拆地锁而不深入改变小区停车状况,结果只能是激化矛盾。

  李萍书记带队,围着东大桥27号楼在内的7栋老居民楼进行了深入调研,他们在诸多劣势中也发现了一些优势:朝外地区“单摆浮搁”的老楼不少,但眼前的7栋居民楼是连成片的,与其单一解决每栋楼的问题,不如形成整体规划,如今的光中小院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整合出来的。

  “动员持续了2个月,我们和居民们一起讨论解决方案的会,至少开了20次。”李萍说,在去年9月的调研过程中,他们在光中小院共发现私设的地锁64个,同期社区也开始了地锁拆除的动员工作。

  想说动小院车主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李萍说,既要让车主们知道,私设地锁必须拆除的大原则是不动摇的,同时也要让居民们放心,地锁拆除后,小院的停车环境只会越来越好。在这一过程中,社区的党员、楼门长起了表率作用,带头自拆地锁,也劝导身边的居民们共同参与,在去年11月22日联合执法前夕,居民们已经自动拆除了近三成。

  与此同时,社区活用“吹哨报到”机制,街道平安建设办公室、城市建设办公室积极响应,共同治理社区的“老大难”。街道聘请第三方公司对光中小院整体停车体系进行了系统设计,从设计到正式施工,小院的居民们全程观摩,踊跃提出建议。

  “我们车主需要更多停车位”、“老人需要更好的绿化环境”……来自小区不同人群的意见,该如何统一起来,同样是难题。各方的意见催生出了小院的停车管理委员会,李萍说,这是小院居民自治的重要组成部分,社区党员、居民代表、车主代表的共同参与,小院怎么改、怎么管各方意见最终达成了共识。

  “到去年12月底,经过一个月的施工,光中小院的停车自治管理体系健全起来,小区与停车有关的配套设施由街道出资建设,也投入了使用。”李萍说,目前,光中小院设有停车位77个,基本满足小院居民日常停车需求。居民们在院子里停车免费,停车管理完全由居民自己说了算。“大爷大妈们都特别热心肠,轮流值班帮着维护小区停车秩序,现在来参与停车管理的老人有三四十位。”

  延伸 改造后带来惊喜不断

  昨天下午,朝外街道办事处副主任韩冠宇向记者介绍了街道有关老旧小区的整体情况。据了解,朝外街道成立于1954年,而朝阳区建区则在1958年,可见街道历史之久。朝外街道辖区内共包括7个社区,有146栋居民楼建设于上世纪90年代以前,解决老旧小区的共性问题也是目前街道工作的重点。

  “还是要举一反三,不能都等居民投诉反映再行动。”韩冠宇说,针对光中小院,目前所要解决的问题不能止步于停车难。借着7栋居民楼整合成院的契机,今年开春,小院里补种了大量绿植,品种繁多,让小院居民与绿色更亲近。经过这一夏天,楼院里已经是绿意盎然。

  在采访结束时,临出院门,记者注意到小院北门内有一面高大的灰色院墙,砖石平整,这样的墙面难免成为小广告的“重灾区”,墙上也确有小广告频繁清理的痕迹。韩冠宇说,小广告问题也同样是老旧小区的通病,这正是光中小院正在治理的问题。进入9月份,这面灰墙就将成为小区的文化墙,会增加有关党建、文化内容的彩绘,朝外街道辖区从面积来看,虽然在朝阳区算是“小个子”,却蕴含着古今中外多元化的元素,文化墙能让辖区的文化氛围在社区有更好的体现,也能防止小广告的侵蚀。这样的治理办法也将同时向楼门内延伸,即楼门文化,让老旧小区由内而外展现新的风貌。到今年末,小院的单元门还要增加可视智能门禁,让居民进出更方便,让小广告更难侵入。

  本报记者 景一鸣 文并摄 

顶一下
(94861)
踩一下
(36855)
------分隔线----------------------------
------分隔线----------------------------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